葱葱葱葱

下流的酒吞23333

暁:

欲求不满的茨木童子哈哈哈哈哈哈没毛病!

东离坑外地人团长凛雪鸦:

贴吧看见的侵权删😂😂只想吐槽娇小玲珑的酒吞是什么鬼!占tag抱歉

【K莫衍生】铺床(全)刘地X羽早川

朕还是有少女心的:

终于,终于写完了……


刘地X羽早川!!!!!


Riming预警!Knot预警!!


不知道这俩词啥意思的娃请慎入!!!老司机要装逼了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夜,十一点。


    在现代都市,这个时间对于不甘寂寞的男男女女,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才正要开始。


    所以刘地说要睡的时候,周影只当他是在开玩笑。


    但地狼放下酒杯的动作很干脆,没有半分留恋。


    刘地说,“偶尔,我也会想养养生。”


    周影鄙视他装出来的一本正经,“喂,听说狼是夜行性动物。”


    刘地扯出一个邪魅的笑,“唔,你没听说过……采阳补阳吗?”


    周影呛了一下,忍不住看了刘地那间紧闭的卧室门一眼,艰难地挤出一句,“你好歹……小点声。”


    刘地挥挥手,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,“你可以戴耳塞。”


 


    十一点,对于讲究作息的执事先生来说,已经到了就寝的时间。
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他的主人对此嗤之以鼻,但这并不妨碍他完成他的工作。


    于是刘地推开门的时候,毫无意外的看到他最最忠心的执事,羽早川先生,正在为他铺床。


    被子的两角被扯起轻轻上扬,柔软的织物在执事先生手中很快重新变得舒适蓬松。


    刘地从他背后看过去,一眼便望见了那因为低下腰肢而显得愈发美好的脊背线条,以及在动作中微微翘起的紧实臀部。


    这让他回忆起那些部位在手中的绝妙触感。忍不住,舔了一下蠢蠢欲动的犬齿。


    铺好的床铺看上去很柔软,非常适合于此良夜携一佳人在上面滚一滚。




    国庆花车!




    早八点。周影幽魂一般飘进厨房。不意外的发现羽早川已经在那里了。执事先生仍然穿着笔挺的衬衫和西服,面无表情的正在给刘地做早饭。


    周影由衷羡慕了土狗一秒,忍不住感叹,“你真是挺辛苦的。”


    羽早川抬眼与他对视,一如既往冷淡而礼貌的点头示意。腰杆仍然挺得笔直,只是眼中尚有散不去的水光。


    周影情不自禁联想到昨夜听到的声音,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话好像有哪里不对。他越想越心虚,匆匆打过招呼,又端着咖啡顶着两粒黑眼圈飘回房间去了。


    羽早川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,板着脸给煎蛋翻了个面。


    刘地还在睡。


    这也难怪,他们昨晚闹得委实太晚了些。羽早川站在床前犹豫片刻,终究还是决定不要叫醒他。


    转身离开的瞬间,手被本应好梦正酣的人握住了。


    地狼睡眼惺忪的对他咧开一个笑,样子性感的一塌糊涂,“一起睡啊。”


    重新穿上了执事服的羽早川冷若冰霜,“主人,如果你已经醒了,请赶快起身洗漱。”


    刘地不理他的教训,坚持往里让了让,床上空出一块空间给他,“我可没醒,但要和你一起睡。”


    “身为执事,你不是都该听我的吗?”


    “来嘛,一起睡吧。”
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困吗?”


    怎么可能不困呢。羽早川抿了抿嘴,看着面前几百岁了还在撒娇的大男人,终于还是投降似的点了头。


    认识刘地这位主人之后,他真是越来越堕落了。


    躺下来的时候,羽早川模模糊糊的反省自己。但地狼的怀抱那么温暖舒适,以至于执事先生半梦半醒间竟然忍不住更加堕落的想,这样也没什么不好。




-完-




终于打上完字的我真是长出一口气,我就不该以为我写个肉能简简单单写完,我怎么会以为我写肉少于3000呢?!


最开始我以为我一个晚上就能搞定


后来我觉得一周时间也差不多了


结果,呵呵【手动拜拜】


这篇这么耻,就不逼大家给我评论了,还是折合成心吧【PIA飞


真是,以后都不想开车了……

【k莫】大城大事(上)

崔初丁lover:

这里是那个作死的up主……【av6388139】大城大事(剧情向)
哎呀好多宝宝说虐,其实当时心里想的是he来着,写这篇文的目的仅仅是为了he……


以及当时剪视频的时候自己脑补的一些情节,和我心里理解的ko和美人,就算是心里曾有过别人的ko也会对美人师兄很温柔,就算是很爱ko的美人师兄也不会允许自己变得很卑微。


两发完。


1.
郝眉喝多了。


他已经不能清醒的掏出背包里不停震动的手机,那上面有23个未接来电,来自KO。


KO在酒吧找到他的时候,他半拉身子挂在吧台上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,手里还紧紧握着一个酒瓶子不撒手。


KO快步走过去把他扶起来,郝眉眼睛迷迷蒙蒙的盯着他辨认了一会儿,然后咧着嘴傻里傻气的笑开了,“k……ko,你找到我啦。”


ko没说话,把郝眉搭在自己背上,背他出去,郝眉在他背后打了个酒嗝。突然皱了皱眉头,想起来一件事,“你肯定又在我手机里装了什么东西…要…不然,才不会这么容易被你找到呢。”


ko背着他站在马路边拦车。


郝眉在ko背上絮絮叨叨的跟ko显摆刚才有多少妹子跟他搭讪,多少妹子要他的电话号码,“穿西装的眉哥魅力无限……诶……我这样……打扮,真的比以前好看呀……”


他把头往右转了转,轻轻的盯着ko的脸,ko神色如常,看样子没准备回答他的问题。


过了几秒,郝眉嗤的一声笑了出来,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,“问你白问,你肯定觉得这样好看。”


然后把头转过去,闭上眼睛,不说话了。


心脏一抽一抽的,想找那种疼,却又找不到了,就剩下什么东西堵在那儿。


“你把电话号码给了谁?”


ko突然说话,郝眉半天才反应过来,不舒服的用脸蹭了蹭ko的衣服,“谁也没给。”


ko话很少,基本上能不说就不说,能少说一个字就少说一个字,这会儿直觉上ko觉得不应该这样,他得找点什么话说。


ko沉默了一小会儿,又问,“为什么没给?”


“……她们不好看。”郝眉想了想,回答他。


这会计程车来了。


ko先把郝眉放进后座,自己一边坐进去一边跟司机报了地址,然后把郝眉扶过来靠在自己身上。


“……ko。”郝眉小声叫他。


“嗯?”


“我头疼……”郝眉皱着眉头难受的动来动去。ko安抚的拍了拍他,一边嘱咐司机慢点开,一边给他按着脑袋。


郝眉消停了一会儿又开始闹,“ko……我想吃蛋黄焗鸡翅,想吃糖醋排骨,想吃红烧鱼……”口齿不清的报了一串菜名。


ko哄他,好,我们明天就吃。


“……ko……你做菜真好吃,天下第一好吃……”


“你还会洗衣服……收拾房间……做程序……太厉害了”


“哦对……你还会游泳,虽然……虽然没有老三游得快……但是你的动作……动作比他……好看多了”


ko不管他说什么,都轻轻应着他。


司机好奇的从后视镜望了他们一眼,然后对上了ko波澜不惊的眼睛,吓得他赶紧转了回去,哎呦,这个人咋看着这么吓人。


“对了……你人品,人品也比老三高尚……他……他老是骗人,你……你只骗了我两次……只有两次……”


郝眉又开始笑,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呢,笑的胸膛起伏的幅度大了一点,有点呛着了,咳嗽了两声。


他几乎仰躺在ko的腿上,眯着的眼睛正对着窗外呼啸而过的夜色。


不过,你骗的这两次,可比老三厉害多了。一次骗走了他的心,一次把他的心硬生生的拽出来,再血淋淋的扔回来。


他把手背过来搭在眼睛上,口齿不清的咕哝着,“我本来……是……想给你一个家的。”


我原本以为,我可以给你一个家的。


到门口的时候,ko一手扶着郝眉,一手用钥匙开门。扶着晃晃悠悠的郝眉进了门,一只手摸着去开灯,没等摸到开关,郝眉突然猛的沉甸甸的压了过来,带着全身的力气和积压了许久的情绪。


郝眉一只手肘死死的压着ko,揪着ko的衣领,眼睛狠狠的盯着他,咬牙切齿的问他,“我是谁?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!”郝眉烦躁的用全身力气死死压着他,黑暗中眼睛发红,像一只受了重伤走投无路的小豹子。


“你说啊!你知不知道我是谁!!”


“郝眉。”ko把手抚上郝眉的背,感觉到他剧烈的喘息,他轻轻的压着他的背。


“郝眉。”他听到他这样叫他。第一次。


郝眉渐渐的平静下来,卸下了力道,垂下眼睛,“你知道。”


“我知道,”ko说“你不是他。我知道。”


郝眉低着头,沉默了半天,突然转过身往浴室跑,黑暗中撞到了好多东西,把门反锁了在里面吐的天昏地暗。


ko没想到郝眉会突然吐,跑到浴室门口的时候他已经把门反锁上了。任他在外面说什么都不开门。


郝眉吐到最后什么都吐不出来了,趴在马桶上干呕了半天,嘲笑自己把自己弄得像条狗。


洗了脸,开灯,抬头盯着镜子里面那个人,那个人也盯着自己。


头发乱糟糟的,眼睛充血,西装早就被自己扯开,乱的不像样。


他突然笑了一下,镜子里面那个人也笑了一下。慢慢的转换成了无声的大笑,他一只手紧紧扒着洗手池的边缘,一只手揪着自己的衣服,笑的站不稳,笑的弯了腰,笑的眼泪砸在地上。


2.
郝眉在致一真的能渐渐的独当一面了,就算现在回家里的公司,老头子也能放心的把一些事交给他了。


从上海出差回来,上飞机之前郝眉给ko打了个电话。电话里郝眉语气轻快,告诉他不用来机场接自己,然后报了一串菜名,“糖醋排骨糖醋排骨糖醋排骨…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”


“知道了,”ko在电话那头勾起嘴角,这个小馋猫,“食材都买好了,你回来就能吃到。”


挂了电话,郝眉盯着手机的黑色屏幕,在原地站了一会儿。


ko刚把排骨下到锅里,正打算洗螃蟹的时候,郝眉就开门回来了。


ko听到门响,头不抬的说,“还得等一会儿,你自己打发时间。”


郝眉一边答应着,一边往屋子里走,“知道了,我去上会儿倩女。”


ko把水龙头打开,抬头看了一眼郝眉,正对上他一闪而过的后脑勺。


黑色的。


水溢出来了。


郝眉把电脑打开,号码还没登录上,电脑就突然黑屏了。


摆弄半天没反应,意识到是停电了。


出了房间看到ko皱着眉头摆弄电闸,郝眉靠在门框上看了一会儿。走过去说,“别弄了,我们出去吃。”


ko有点烦躁,有点着急,“不用,我能修好。”


锅里的排骨炖了一半,没熟。


郝眉神色恍惚愣愣的盯了一会儿,突然没头没脑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,“……也好。”


洗螃蟹的盆里装了满满一盆水。


“你修不好的,出去吃吧。”


最后他们去了楼下的那家一次没去过的餐厅,好像从ko进了公司起,除了出差加班,郝眉就几乎没在外面吃过饭。


这家餐厅就没一个菜是郝眉爱吃的,皱着眉头乱七八糟的点了一大堆,最后跟服务生说来打啤酒,想了想又说算了,


“还是来瓶红酒吧,啤酒不能配海鲜。”


郝眉每吃一道菜就嫌弃的鼓着嘴说不好吃,“不好吃不好吃……这个也不好吃。”


ko更没怎么动筷,他心里有点儿烦躁,也说不出是为什么。


“我明天回老家。”郝眉突然说。像是在说一件再平淡不过的事,语气跟当初和ko说楼下这家新餐厅开业了一样的平淡。


ko筷子中间那块肉夹了好几次也没夹起来。他好像忽然被一种巨大的恐慌笼罩了。


“房子你先住着,空着那个房间你想租出去还是让别人来住都可以。”


那块肉夹不起来了,ko把筷子放下。心里想,不对,哪里不对了,不应该这样。


郝眉掏出一张新卡,放在桌子上,“你的薪水老三一直都打在我卡上,都在这里面,还给你。”


ko感觉自己的心随着郝眉的动作一点点颤抖。“别给我,我不要。”


郝眉把卡往前推了推,“拿着吧,早该还给你了。”


ko烦躁的把卡拿起来,塞回郝眉手里,“你收起来,就当我付给你的房租。”


如果说刚才还存在什么期待的话,这会儿郝眉感觉自己的心一点点变冷,一点点往下沉,他在心里冷笑两声,想对ko破口大骂。


他想说老子房子让你住了,人也让你睡了你他妈的现在跟我说房租?


ko话说出口就感觉不对劲了,他只想让郝眉赶紧把那张碍眼的卡收起来,别这么公式化的跟他说话。他看见郝眉神色一下冷下来,才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。


“郝眉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ko着急的解释。


“你不说我还忘了,”郝眉打断他,“你洗衣做饭的劳务费我还没给,”他重新把卡放回桌子上,“别嫌少。”


ko这时候大脑居然有点反应不过来了,连说话都忘了。郝眉的动作在他眼里被放慢了。


他看见郝眉把手指上的戒指一点点拿下来,放在他面前,和那张碍眼的卡摞在一起。


“我前两天把头发染回来了,虽然你可能觉得那样好看,我还是比较习惯黑色的头发。”


他和ko之间,好像真的没什么可嘱托的,分开了想说点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
他一边站起来一边想还有什么落下的,想到最遗憾的是到底没吃上ko做的糖醋排骨。


其实也好,ko的手艺,如果今天吃到了说不定自己就不舍得走了。


“对了……”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事,ko抬头看着他,郝眉盯着他的眼睛,缓缓的说,“厉逍……他已经死了,人死不能复生……你别……再自己骗自己了。”


郝眉遮住了大部分背后照过来的光线,ko看着他的嘴一开一合。


“我也,不想陪你讲故事了。”


3.
郝眉离开公司后,ko也再没去过那里,办公室里哀嚎一片,


“以前都不知道眉哥这么重要啊……”


“眉哥把ko带到哪去了……每天承载着非人的工作量我要抗议!!!”


“哎哎哎”愚公嚷嚷着,“都活过来啊,怎么着啊,没ko活不了了啊。”


“愚公,他们俩什么时候回来啊?!”


“不知道不知道别问我。”于半珊不耐烦的嘟囔着。


郝眉太不够意思了,还最好的兄弟呢,出了什么事也不告诉自己。


他早就开始不对劲儿了,几个月前玩了一阵消失之后回来把头发染了,弄得跟非主流似的,然后开始疯狂的工作,出差。结果现在,一声不响的回老家了。


大家都知道肯定是跟ko有关系,每次想去问郝眉的时候,还没等开口,一看到他闪躲的神色,自己就先心软把话咽了回去。


既然他不想说,你干嘛又非得问呢。


郝眉这个人,是他们这帮屌丝里的一股清流。当然,老三在他们这里一直不算人。


他长着一张娃娃脸,心里跟他这张脸一样,除了省状元的智商,什么花花肠子都没有,只是会装成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,其实每次连斗嘴都斗不过他。


他喜欢有事没事故意欺负他一下,其实根本没有人会真正欺负他。


于半珊在过去的四年里,一直觉得郝眉以后会找一个比他还单纯的妹子,得比他还娃娃脸,比他笑的还阳光灿烂,要不然以后结婚了老婆一直欺负他怎么办。


结果他们大四快毕业的这年,郝眉遇到了ko,那个只存在传说中的黑客大神,腹黑不单纯,不娃娃脸,只偶尔会笑一笑。


没一样符合他在心里偷偷给郝眉订的择偶标准。


可是他做得一手好菜,把郝眉喜欢的所有菜的做法练就的炉火纯青,喂得饱郝眉的胃口。


他再不能故意欺负欺负郝眉,揉揉捏捏郝眉的娃娃脸,把他脑袋上软软的头发揉成鸡窝,有ko护着呢。


好像看起来,天造地设,即使是跟一个男人。


然后有一天,什么东西变了,郝眉不再每天傻兮兮的笑了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,ko对不起郝眉了。


“要是我什么时候冲上去打ko了,你们千万别拦着我。”他跟猴子和老三这么说。


“要是真到了那一步,”老三平静的说,“不如一起。”



    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*郝眉回忆和下定决心要离开ko是在上海出差的时候,也是在上海的时候把头发染回黑色。
不知道有没有宝宝注意到视频里美人回忆的时候是在外滩,对面是陆家嘴的东方明珠。


下章就he,只是还没想好要不要稍微虐虐ko。

我有好多小花花你要嘛:

我说过.....我撸这个超快的.....软件是我爱截图和做个截图2 做个截图超好用就是不能群聊(好像是这样


还有两张表情包 最后是我所理解的ko 夸我 不然憋说话💅🏻


还要谢谢我的小可爱👉🏻“我的下巴没有肉-”   给我找了全员头像 爱她么么么么么么😚😚😚😚😚😚

彬哥的小甜饼:

某集地狗太特么霸道总裁了...略搞事慎点...

《二哈夫夫的婚后生活》3

逸观云_Somnus:

背景:
*KOx莫扎他/演员梗/AU
*电视剧拉郎:刘地(张彬彬/都市妖奇谈)x厉逍(郑业成/重生名流巨星)
*狂野情人世界观/含私设


好吧,3又有几个词踩雷了我只能重新开一章,依旧放微博地址:http://weibo.com/2633091844/E9KaLocAs

OMG,求哪位大大扩写,好有趣的设定,一下就让我喷出来了233333

你们找不到的苏苏:):

哈哈哈哈

彬哥的小甜饼:

人设大概是表面正经实则腹黑的警察攻和表面阴狠实则脑袋缺筋?的黑道受...

【K莫】颠倒美人,吹灰不费(上)

留念 mark

谦金:

KO是大明星,郝眉是他小粉丝的AU。


大家看着玩呗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KO一年更两次微博,过年一回,过生日一回。


不接受私人采访,不炒绯闻,不透行程。除了拍戏,等同于人间蒸发。刚开始粉丝们天天嗷嗷叫,没粮吃要饿死了,KO今天更博了吗,老公失踪的第二个月想他,诸如此类哀嚎不绝于耳。时间一长粉丝也都习惯了,平时该吃吃该喝喝,想爬墙头就翻到别的圈子,也不担心自家爱豆掉热度。大家一放两宽,各自安好。


但今天,作为KO依旧没有更新微博的茫茫大海中的一天,他却上热搜了,名字旁边还有个挂着“爆”字的橘黄小牌。


一个被狗仔曝出的视频转发量已经过万,而且还在像滚雪球一样呈指数增长。视频中KO一身Nike运动服,戴着鸭舌帽和黑色口罩,先行推开公寓大门,快步走出,另一只手紧紧攥着身后的人,周全地护在身侧,并替那人遮住了大部分镜头。在一闪而过的几秒画面中,只见那人戴着一个浅黄色的毛线帽子,身着及膝的长风衣,五官挡得严严实实,不仅看不清长相,连是男是女都看不真切。


视频一出粉丝嗡地一下炸了。KO平时走的是高岭之花路线,眉眼精致得像天人一刀刀雕出来的,虽说人冷了点,不爱互捧,也不上赶着倒贴,连微博关注都不超过二十个,可却一直是如假包换的实力派,合作过的大咖名导没有说一个不字的。这样高冷到不食人间烟火的人,粉丝以为永远是自己老公的爱豆,啥?你说他有对象了?


不,这不是真的。平时爬墙的粉儿一个鹞子翻身刷刷又跳回了KO的坑里,纷纷表示一个糊到亲妈都不认识的视频能算什么数,只要爱豆一天不承认,我们就绝不倒戈。再说男女都不知道,万一是人家亲戚呢?


KO平时为人低调,几乎零恶评,军心很快就稳定了。但也有一小股粉嗅到了不安。以前一个女演员等戏的空闲和KO聊天,说什么笑得很开心的样子,女演员就顺手想把胳膊搭在KO肩上,KO条件反射躲了一步,女演员被生生闪了一下,要不是助理一把扶住就扑街了。多年生人不近身的KO,肯主动拉着那个人,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。


炸的不光是粉丝,还有KO万年不动如山的经纪人左旭。左旭在屋子里绕着KO一圈圈地转,KO斜坐在椅子上看视频。


“KO,大爷,你说句话,你看你闹的这事,现在怎么办?”


KO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搁在桌子上,没说话。


“那个人是谁?你好歹给我透个底啊,我得帮着你编瞎话呐。”


KO摇了摇头,起身走出工作室,


“我自己解决。”


郝眉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KO裸着上身在厨房里做早餐,阳光透过清晨的凉风照在他身上,将整个人都笼在一层淡淡的光晕里,柔和得不真实。


“醒了?”KO转身看到郝眉,把餐盘放在桌子上,和郝眉打招呼。


郝眉迷迷糊糊地点点头,凑到KO面前给了他个早安吻,又慢悠悠地挪到卫生间去洗漱。


吃早饭的时候,郝眉觉得今天KO好像特别高兴,眼睛里笑意盈盈,看着他的眼神都能溺死人。郝眉有些心虚,一手端着豆浆,另一只手忙着指纹解锁手机。


这一看,着实把郝眉吓了一跳,未接来电两位数,微信未读消息好几百条。郝眉赶紧点开,致一科技的微信群里已经快把他艾特爆了。


愚公:@莫扎他,坐等大新闻。眉哥你记得给我留点KO签名照,视频也行,要那种电视台不能播的!


猴子酒:@莫扎他,眉哥你需要助理帮你拎包不?能洗衣服能做饭打不还手骂不还口,精通C、C++、java、php、Visual Studio……


微微:KO怎么说?下周还能拿到他电影首映式的票吗? 


肖奈:@微微,我已经买到了。


……


郝眉不明就里,又继续往上滑,最终刷到了昨天晚上引爆群里的炸弹:


“当红实力派,万年冰山王疑似恋情曝光:安能辨我是雄雌?”


郝眉看完视频忿忿地放下手机,去你大爷的安能辨我是雄雌,你才男女莫辨呢!你才雌雄同体呢!你们全家都是人妖!郝眉盯着KO,腮帮子气鼓鼓的像只仓鼠。


KO忍不住伸手去捏郝眉脸侧,郝眉嘴撅得老高,


“你准备怎么办?”


“我想听听你的想法。”KO神色认真,放开郝眉坐了回去。


郝眉挠了挠头,陷入僵局,


“哎,这个……不能骗粉丝吧,毕竟大家真心喜欢你一场。但让她们知道了真相,她们会伤心的。到时候人身攻击,逼你退出娱乐圈怎么办?你这么多年积累的资源和人气,就这样丢了挺可惜的,还有你下周新电影就要上了……”


KO听郝眉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,粉丝、圈子、电影,时时处处都以KO为第一打算,唯独漏了他自己。


“那你呢?”


郝眉被问得一头雾水,


“我?我怎么了?”


“这件事会牵连到你。”KO剑眉微蹙。


郝眉没心没肺地咧嘴一笑,


“我没事!你能从屏幕上走出来,坐到我面前,我就觉得这辈子值了。”


说起来KO在现实里认识郝眉,是因为一款网游。致一新开发的一款页游需要找形象代言人,负责联系明星的人来问程序组和美工组设计人物时的原型。郝眉想都没想KO的名字就脱口而出。


后来拍广告,郝眉作为技术指导去提意见,看到KO的身影出现在摄影棚时,膝盖一软差点直接跪下来。


男神啊,爱豆啊,追了这么多年的星终于见到真人了!真人太帅了,声音好低沉,比想象得还要高一点,皮肤也不错啊,不知道会不会对我笑呢。郝眉才看到KO几秒,OS已经连成长城了。


拍摄间隙肖奈带着微微来了,名为探美人的班,实则满足家属追星私欲。微微站在一旁少女心一直嗖嗖冒粉红气泡,


“哎,美人师兄,这个剑客的灵感就是从KO这儿来的吧?我觉得完全就是量身定做啊。”


“嗯,也不全是,我原来玩幻想星球遇到过一个花箭,给了我一些启发。当时设计的时候,脑子里就自动跳出来KO的脸了。”


微微善于察言观色,


“哦?不是普通关系吧?是不是情缘?老实交代!”


往事不堪回首,郝眉想着赶紧交代完赶紧翻篇,


“是……但是我知道他是男的以后就果断弃号了!眉哥我可是钢筋一样直的直男!”


微微一脸鄙夷,


“始乱终弃,你个负心汉!为什么早没看出来人家是男的?”


郝眉不乐意了,一腔怨气直冲云霄,


“手可摘星辰!谁能想到这名字是个男的!能怪我吗?”


这一嗓子喊得全棚都安静了,郝眉有些不好意思,四处给人点头微笑,表示歉意。


KO与郝眉就隔着一个幕布,刚才的话一字不落地都传入了他耳中。阴影里,KO的眸色晦暗不明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
拍完棚里的内景,要转场去外景。微微趁机拉着肖奈去找KO合影,郝眉看着心里痒痒的,等微微照完忍不住也跑过去求合照。KO一一答应。


外景路程远,一天回不来,KO照完相后便带着助理上车,前往山庄。微微留在原地,看看KO和美人的合影,又看看自己手机里的,不由抱怨,


“不公平不公平!KO和我照的时候都没有笑,还离我这么远,大神,都怪你!你是不是拿眼刀威胁人家了?”


“夫人冤枉我了。”


郝眉没心思看计算机系花样秀恩爱的二人组实况,盯着自己和KO的合影,心里的花一朵接一朵蓦然盛放。郝眉嘴角不自觉扬起来,满意地点了点头,把照片换成了壁纸。


郝眉想发微博,又怕这种亲密合影被别的粉看到,说KO区别对待,厚此薄彼什么的,想了想又把手机收了起来。


在随工作人员去外景山庄的路上,郝眉抓心挠肝的,像有只小野猫用利爪不停地搔门,一下下的,快把自己逼疯了。太帅了,和爱豆合影发不出来和咸鱼有什么区别?!郝眉实在憋不住,把那张照片发了朋友圈。只发朋友圈总没问题了吧?嗯,对,一定没问题!


发完动态,郝眉达成了人生一大成就,顿时有种独孤求败的寂寞,百无聊赖地开始刷微博。点进KO的微博,还是过年时那条不咸不淡的祝大家新年好。咦?KO怎么在线?已经到酒店了吗?郝眉看着KO主页下方的聊天,手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已经点了下去。


郝眉被和珅附体,暗骂自己怎么就管不住这只手呢。


不过来都来了,KO私信那么多,平时从睁眼忙到天黑,应该不会看的吧?要不发一条试试?发什么好呢。


郝眉选了今天的照片,点击发送,想了想又鬼使神差地加了一句话,


“草粉吗?”


此时的KO在酒店,手一滑点开了微博,刚想关上,就看到消息的数字增加了两条。KO隐隐约约有一丝奇怪的预感,随即点开。一个「峨眉山好高」的ID给他发了两条私信。第一条是一张图片,第二条不可描述。


KO点开大图,难得的笑意顺眼角一点点蔓延。


山道崎岖,一路颠簸,郝眉头抵在玻璃上睡得正香,被一声突如其来的震动和提示音惊醒了。郝眉摸出手机,看着微博上的数字1,随手点开,在看到内容的时候猛然清醒过来,惊得手机直接脱手摔到了地上。


屏幕还亮着,是KO的回复,简短利落得一如KO本人:


“可以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喜欢的话希望大家可以给我爱的鼓励!